扫码关注我
浙江仍不知道自己踢中超或中甲 踢不了中超也不怕

正品保证 7天无条件退换 24小时闪电发货

浙江仍不知道自己踢中超或中甲 踢不了中超也不怕

原价:0.0元 折扣:1折

折扣价 0.0

去天猫购买

商品详情

  特约记者徐毅报道3月23日,原是中国足协公布三级联赛准入名单的日子,从当时的情况来看,浙江递补进中超的可能性非常大,如是,自2016年10月30日降级后,浙江在中甲的日子,将终止在1605天。

  如果能回到中超,将是球队继2010年受惠于广药和成足打假球被勒令降级后,再次被“馅饼”砸中,成为中国足球联赛中唯一一家两次“被递补”回归中超的俱乐部——不过,那一天,名单并未公布,而随后,又有很多消息传出,今年到底是踢中超还是中甲,浙江队依旧不清楚。

  不管如何,目前运营稳定的浙江,还是成了很多球员向往的俱乐部,就算今年无法打中超,未来,依旧可期。

  2016年的10月30日,绿城足球创始人宋卫平,呆坐在黄龙体育中心的主席台上,那时候,他的身份还是绿城老板。这一天,是宋卫平记忆深刻的日子,绿城主场2比2战平延边,惨遭降级。

  这一幕,宋卫平其实似曾相识。2009年的10月31日,北京的寒风中,绿城客场0比4输给了国安,球队降入中甲。当时,宋卫平是坐在球队的替补席上,“坐在这里,你会感觉时间过得很快,一会工夫一场比赛就没有了。选择坐到替补席上,可以更加贴切地感受一切,在这里,你可以听到球打在护腿板上的声音,听到球员在比赛场上的叫喊。另外,作为董事长,这次打得不好,主要责任在我,我是没法逃避的,这个时候,我必须坐在这里。”宋卫平当时说。

  最终,宋卫平目睹了另一支以绿色为主场球衣主色调的球队,踩着绿城登上了中超冠军宝座,而自己的球队,却惨遭降级。

  赛后接受采访时,宋卫平说,自己走出工体时,其实内心很平静,“可以说是一种解脱吧。”

  对于降级,宋卫平认为,不是输在比赛上,而是平时的管理和训练,“这占了百分之七八十。”

  当时,带队的教练是吴金贵,但7轮比赛,他未能挽救球队,当时,有媒体曾要求宋卫平评价一下吴金贵,他说了一句,“中国教练的好坏,需要一个完整的过程来做证明。

  由于打假球,广药和成足降级,而绿城,递补回归中超,吴金贵有了一个完整的赛季,他带领绿城拿到了第4,获得了亚冠资格,不过,对于这个成绩,宋卫平始终没有怎么评价,只说了一句,“这个成绩正常,不聊也罢”。

  和6年前在工体不同,这次在黄龙,宋卫平没有坚持到最后,他在上半场后就离开了主席台,或许,他对球队降级的结果,已经有了预感。

  球迷们举着“从头再来”的横幅,这是一次几乎可以提前预料到的告别,但当时没有人知道,他们这一次,在中甲沉寂了4年。

  2016年降级时,球队的主教练是洪明甫。无论是以往执教韩国国奥,还是现在回归蔚山,都证明了这名韩国足球的昔日偶像,是个不错的教练。绿城2016年降级,一方面是因为中国足球已进入烧钱时代,理性投入的他们,在转会市场上没有任何资本,甚至不少主力,都被其他俱乐部挖角;另一方面,绿城始终坚持重用年轻人的政策,有时候看起来“全运会比联赛更重要”的用人方式,很难让人理解。

  球队降级后,洪明甫继续担任主教练,但即使在中甲,绿城走得也非常艰难。

  2017年除了联赛,绿城足球还有另一个重要任务——代表浙江参加全运会。宋卫平有个目标,就是拿到浙江第一个全运会足球冠军。于是,颇具争议的“联赛为全运会练兵”政策出台,一批1997-1998年出生的球员被提拔到一队征战中甲,绿城也成了中国职业联赛平均年龄最小的球队。

  年轻总要付出代价,降到中甲的第一年,绿城一度把6轮不胜的尴尬纪录延续到了12轮,面对这样的情况,绿城依然选择了养精蓄锐经营青训,而洪明甫,却在5月下课。

  出任执行教练的是绿城1997-98年龄段梯队的缔造者,堪称绿城“青训教父”的本土教练许磊。

  许磊上任,是绿城继续重视青训的一个标志,1998年来绿城踢球,10年后退役,恰逢绿城组建U11(1997-1998年龄段)梯队,宋卫平就让他担任教练。带着年轻球员出战中甲,第一次直面职业联赛的许磊,困难很大,好在宋卫平和俱乐部,都给了他极大的支持,他也挺住了,提前完成了保级任务。

  如果说2017年是降级后练兵,那么到了2018年,绿城20周年庆典,俱乐部对重回中超,有了想法。

  2018年1月14日,绿城在中泰基地举行了一场庆典,庆祝20岁生日,视频中,绿城一个个梯队球员,用稚嫩的声音送上了祝福,场下的宋卫平,一直微笑,20年前绿城足球在浙江生根发芽,20年后,这些小苗,已成了他的寄托和希望。

  当时,看到这么多绿城足球人重聚,宋卫平说:“这几天,我也和其他的一些教练,像吴金贵等人联系过,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前来,绿城足球感谢所有支持和付出的人,正是他们的帮助,绿城足球才走到了今天。”

  不过,当时的宋卫平,有个遗憾,“球队在中甲过20岁的生日,我还是觉得不太开心,绿城做事情,就是要做最好的,要做第一的品牌,现在最遗憾的,就是球队还在第二等级(联赛)。”

  在宋卫平看来,绿城青训是及格或良好,但成绩仅仅是及格。对于球队的未来,宋卫平表示:“希望在10年内,我们不仅在顶级联赛,而且还能在第一梯队。打亚冠也可以,足协杯冠军和中超冠军也可以,这都是要去努力的。我们这些50后做足球也就这样了,以后要靠60后带着80后去管理俱乐部和球队,希望能做得比我们要好。”

  这一年,巴萨名宿塞尔吉出任绿城主教练,球队在最后一轮还领先第3名深足2分,这意味着只要最后一轮客场战胜梅州客家,就肯定能以第二名的身份冲超。

  比赛开始不到6分钟,场上就发生了两次小冲突,客家完全不像是一支升级无望保级无忧、“无欲无求”的球队,第30分钟时,主队首开记录,马丁斯半场结束前扳平,第60分钟,客家再次反超后,连门将都激动得冲到前场参与庆祝……

  终场哨响时,绿城客场1比2输掉了比赛,很多球员都倒在地上,迪诺走到替补席时再也坚持不住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拿起毛巾盖在脸上抽泣,几名工作人员都劝不住,很多球员也都哭了,董宇甚至被队友搀扶着走到场边,因为全队都要去感谢400多名远道而来的球迷,正是他们,多年来给了球队前进的动力。

  在那个悲伤蔓延的夜晚,球员们的拼劲,还是赢得了认可,当大巴在阴冷的傍晚缓缓驶离,球迷们集体高喊,“绿城不哭,明年再来!”

  最后时刻功亏一篑,让人欲哭无泪,这也许是世上最大的痛苦,但纵然世界让人遍体鳞伤,伤疤终将成为最坚硬的部分。

  2019年中期,塞尔吉下课,本土教练、原领队郑雄接过教鞭。郑雄是“老绿城”,在助教和领队的位置上,干了很多年,在外教带队冲超无果的情况下,绿城把希望寄托在了本土教练身上,但由于是中途接手,当年,绿城在中甲只获得了第6名,无缘冲超。

  2020年,受疫情影响,中甲也变成了赛会制。

  绿城最终拿到了第二名,获得了和武汉进行超甲附加赛的资格。附加赛首回合比赛,是绿城近年来打的最提气的比赛之一。在1000多名浙江球迷的呐喊助威声中,上半场0比2落后的他们,最终2比2扳平,而且第二个球还是在补时阶段打进的。这场比赛极大提升了球队的士气,也让球迷们对绿城冲超充满了期待——无论如何,他们不愿意再错过机会。

  但现实是残酷的,超甲附加赛次回合比赛进行到第25分钟时,武汉获得点球机会,队长李行主罚命中,而这,也是全场唯一进球,武汉以两回合3比2的总比分保级成功。

  赛后,绿城收集了相关素材,就裁判的判罚提出上诉,尤其是那个点球。绿城方面认为,一家20多年持续对足球进行稳定投入的俱乐部,一家始终重视青训为中国足球未来默默贡献的俱乐部,因为裁判的判罚而错失冲超机会,这是无法容忍的——但结果,无法改变。

  冲超失败后,绿城“3年重返中超”的计划破灭,俱乐部再次重提梦想,“虽然我们在苏州留下了遗憾,但这绝不是终点,而是我们重新腾飞的起点。我们深信,浙江足球的春天正在到来,绿城一定会成为浙江的荣耀。

  去年9月时,浙江能源集团接过了宋卫平绿城的50%股份,他们和绿城房地产集团一起,成为俱乐部的两大股东,俱乐部“不差钱”。

  宋卫平,仍持有绿城房地产集团部分股份,但对俱乐部,失去了绝对控制权。但作为俱乐部的创始人,投资方肯定不会无视宋卫平的意见,他也没有忘记球队,去年年底的附加赛期间,他一直在关注。

  之前,宋卫平向工作人员提出过自己的一个期望,“在我退休前,希望你们能够拿个冠军”。浙江理性和规范的运作,很多球员都想来,顾超这次回归,就是很好的例子,未来,理性投入将成为主旋律,浙江足球,有可能实现宋卫平的冠军梦吗?

  只是现在,浙江还要等待,因为他们不知道,自己这个赛季是踢中超,还是中甲……


发表评论:

昵称*
邮箱
网址
热门商品